亚马逊线上药店姗姗来迟

文章正文
2020-11-21 05:40

  亚马逊线上药店姗姗来迟

  亚马逊酝酿已久的网上药店终于面世。北京时间11月17日晚,亚马逊在美国推出了一家提供处方药在线配送的线上药店,正式向药房连锁企业宣战。筹备三年,一朝问世,与此同时,传统医药零售巨头股价应声而跌,在疫情这个特殊节点,亚马逊线上药店有备而来。然而,巨头们盘踞多年,亚马逊能否冲出层层围堵,前路依旧未知。

  线上药房的春天

  与传统医药零售不同,这家名为“亚马逊药房”的新店允许顾客在该公司网站或应用上购买药品时进行比价。购物者可以在结账时在保险支付和非保险选项之间切换,亚马逊还为该公司忠诚俱乐部Prime会员提供大幅折扣。据介绍,美国大多数保险适用于亚马逊线上药店,Prime会员在不通过保险支付的情况下可以享受普通药8折、品牌药4折的优惠,并可享受两天送达。

   亚马逊为何看上了药品零售呢?

  “亚马逊看中药房业务,显而易见的就是参考了阿里健康和京东健康的商业模式和高市值规模。”物业和经济社区分析师黄?N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与传统零售药店相比,亚马逊这种电商拥有独特的优势,即自身强大的云计算能力和物流服务效率。因此,对于亚马逊来说,医药零售就是一个具有巨大潜力且未经开发的富矿。

  摩根士丹利表示,通过进入药品行业,亚马逊打开了一个价值超过3000亿美元的消费市场。该分析机构认为:“药品需要反复购买的特性,以及较小的包装尺寸,应该也能很好地融入亚马逊现有的物流订单,以增加每批货物的毛利率。”

  新冠疫情之下,线上药店的发展迎来利好,而亚马逊全球超过1.5亿的Prime会员都将成为亚马逊网上药店的潜在客户。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亚马逊进行采访,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根据Healthcare Weekly测算,目前美国药房业务市场规模大约在3120亿美元,每年3%的增长几乎全部来源于在线药房和配送服务带来的提升。考虑到目前所处的特殊时期,网购处方药比以往更加吸引人。

  资本市场也颇为看好,受上述消息影响,美国多家药房连锁企业以及分销商的股价大幅下跌,而亚马逊的股价则上涨了近1%。具体来看,Walgreens跌幅超过了9%,美国最大药房运营商CV的股价也下降了9%,Rite Aid下跌超过16%,总部位于加州、与7.5万家美国药店提供折扣合作的GoodRx公司股价下跌20%。

  经纪公司Evercore ISI的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亚马逊给这个由CVS、信诺和联合健康等几家大型配送药店主导的行业注入了新的活力。

  “处心积虑”

  虽然推出线上药店的举措处于疫情这个特殊节点,但亚马逊早已筹谋许久。与常规的电子商务或在线杂货业务不同,在线销售处方药是一项受到严格监管的业务。

  据悉,亚马逊药房能够提供一系列非专利药和处方药,类似于曲安奈德类固醇乳膏,控制血糖的胰岛素、二甲双胍和治疗偏头痛的舒马曲坦等常用的处方药等都能在该药房买到。此外,亚马逊并不提供属于《精神药物公约》中二类分级表的药物,例如奥施康定等许多常见的阿片类药物。

  而在亚马逊药房购买处方药时,买家需在亚马逊网站注册个人账户,并让医生把电子处方发送至账户中。值得注意的是,医生可以直接将处方发送给亚马逊药店,患者也可以要求CVS、Walgreens等药店连锁巨头将个人处方药记录转移到亚马逊。

  而这一切,早在三年前,亚马逊就已经开始布局。2017年,亚马逊向美国多州制药委员会申请许可,成为药品的网上分销商。

  一年后,亚马逊斥资10亿美元收购了在线药店PillPack。消息公布当天,包括Rite Aid、Walgreens和CVS在内的大型连锁药店的股票下跌了8%-10%。

  令医药巨头蒸发130亿美元的PillPack到底是何许人也?实际上,在亚马逊收购PillPack的前一年,PillPack的销售额仅为1亿美元,而全美药品和美容产品的电子商务销售总额约为300亿美元。

  真正令巨头们害怕的是PillPack手里销售处方药的许可。据悉,PillPack已经在美国49个州获得了当地监管部门销售处方药的批准。

  而据杰富瑞证券研究公司的分析师介绍,在过去两年里,亚马逊一直在努力争取更多州的牌照,以便在全国范围内配送处方药,这一直是它向药品供应链扩张的一个障碍。

    龙盘虎踞

  彼时,与亚马逊共同竞购PillPack的还有零售巨头沃尔玛。尽管败北,但新冠疫情以来,药品送货上门和相关线上服务需求增长,美国多家药品销售企业又纷纷布局。CVS和Walgreens在许多市场提供当天送达服务,以及帮助消费者监控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病情服务,而亚马逊线上药店目前不提供后一种服务。

  归根结底,亚马逊进入零售行业都是与传统医药零售抢食,“亚马逊做药房业务会在一定程度上抢占CVS等企业的零售市场,在符合美国法律法规和医药行业的准则上,此举将长期利好亚马逊的市值和增产预期”。黄?N指出。

  而巨头们也纷纷放出“狠话”。CVS表示:“在竞争激烈的药品市场,新进入者对我们来说并不意外。虽然药房是我们业务的核心组成部分,但CVS健康提供的服务要比街角药店多得多。”公开资料显示,CVS Pharmacy是美国最大零售连锁药店,70%的美国人生活范围5公里内至少有一家CVS药店。

  Walgreens在一份声明中说到,它已经为顾客和病人提供了全面且不断增长的药品、健康解决方案,并提供免费的当天和第二天送货选项。

  不过,亚马逊则表示,如果Prime会员更喜欢亲自购物,它在非保险商品上的折扣适用于超过5万家实体药店——包括竞争对手经营的药店。

  据悉,本周开始亚马逊将在美国45个州内面向18岁以上的用户提供这项服务。不过,医药专家赵衡指出,尽管亚马逊拿到了监管的许可,但在药品的存储和运输方面,依然存在合规性的问题,有可能给亚马逊带来巨大的障碍,需要该公司去想办法解决。

  赵衡解释称,购买处方药的消费者,往往很信任当地药师,会一直从同一位药师那里购买药物,这一现象的一部分原因是药物治疗的敏感性。这些消费者的年龄也通常较大,因此可能不太习惯网络购物。他说道:“卖药要比卖食品困难得多。这个细分市场有着错综复杂的问题,从关系的角度看,药品行业可能比其他零售业的细分市场更难打破。”因此尽管亚马逊曾成功撼动多个消费行业,但是如果想要颠覆传统药店,该公司将面临巨大的挑战。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常蕾

  (编辑:代聪飞)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