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湖畔的葡语译者闵雪飞:我的初衷不仅是做文学翻译

文章正文
2021-03-04 15:29

提起葡语文学,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可能是葡萄牙的卡蒙斯、佩索阿和萨拉马戈等人的作品。实际上,葡语文学并不只局限于葡萄牙,在巴西和非洲各国同样异彩纷呈。然而,由于译者的长期缺乏,葡语文学作品在中国的知名度一直不高。近年来,随着中国与葡语国家的交流日益广泛,葡语文学在中国才逐渐传播开来。

在外国文学作品的传播过程中,译者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如何准确地传达原作的精神和意图,同时又能引起读者的共鸣,考验的不仅是译者对语言的驾驭能力,还有译者自身的文学修养。每一部文学译作的背后,都有一名甚至多名默默耕耘的译者,而闵雪飞就是其中的一位。

放弃八年西班牙语专业 转学葡萄牙语

闵雪飞。符园园摄

走进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的咖啡屋时,闵雪飞正在电脑前轻快地敲击键盘。知性、沉稳,是她给人的第一印象。回忆过往,她平静地讲述着,仿佛是件再普通不过的事。而聊到喜欢的事物,声音里又是掩饰不住的向往。

2003年,闵雪飞在北京大学西班牙语专业研究生毕业,取得硕士学位。那时,恰逢北大计划创办葡萄牙语专业,她随即放弃了学习了八年之久的西班牙语,转学葡语并留校任教。期间,她远赴葡萄牙科英布拉大学留学,并获葡语博士学位。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放弃八年的学习积累,重新学习一门语言,需要鼓足莫大的勇气。而闵雪飞却说,当时并没有考虑很多,学习对她来说,是一个很美妙的体验。也正是因为这份洒脱的心境,让闵雪飞在葡语研究的路上越走越远。近年来,闵雪飞主要致力于葡语文学专业研究,出版有多篇葡语文学译著、专著。

闵雪飞。受访者供图

“也许是因为几本书译得比较成功,所以面对外界我的身份就成了个文学译者,实际上我的初衷不仅仅是做文学翻译。”对于外界对自己的评价,闵雪飞这么回应道。她所说的书,指的是她翻译的几部经典葡语文学作品,包括《星辰时刻》《隐秘的幸福》《梦游之地》《阿尔伯特·卡埃罗》《孤独的赢家》等。这些译作不仅让人们认识了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莫桑比克的米亚·科托等葡语国家的著名作家,同时也让人们对葡语文学有了进一步了解。

闵雪飞。受访者供图

尽管出版的译作都获得了不错的反响,闵雪飞却仍然不太认同自己“文学译者”的身份,她坦言,这些作品的翻译是机会、时间和兴趣相结合的产物,还有很多她读后觉得感触颇深的作品,只是没有机会去翻译。

“翻译佩索阿作品让我的生命有了真实感”

在闵雪飞翻译的作品中,巴西著名作家保罗·科埃略的三部作品《孤独的赢家》《维罗妮卡决定去死》《波多贝罗的女巫》,是她遇到的第一个“机会”。

《孤独的赢家》[巴西] 保罗·科埃略 著 闵雪飞 译

当时国内出版界对葡语文学并不看好,只打算出版科埃略的作品,经过一番联系,出版社找到了闵雪飞进行翻译。科埃略虽是巴西作家,但这三部作品讲述的故事都不是以巴西作为发生地,没有很强的地域性,描述的也是具有普世性的故事,语言总体难度不大,这使得闵雪飞在早期文学翻译中积累了难得的经验。“如果一上手就去翻译一个特别难的作品,那一定是场灾难。”这也是她如今给学生挑选第一本书进行翻译时首要考虑的标准,“翻译有时候不仅是语言水平的问题,译者本身的生活经历也是很重要的一点。”

《维罗妮卡决定去死》[巴西] 保罗·科埃略 著 闵雪飞 译

有了翻译科埃略作品的良好开端,第二个契机也顺势而来。

在被推荐翻译葡萄牙作家佩索阿的诗集时,闵雪飞还在葡萄牙留学。当时的她正处于写论文的阶段,为了抵御每天写不出论文内容而产生的虚空,她选择了每天翻译佩索阿的三首诗。于是,《阿尔伯特·卡埃罗》诗集就这样诞生了。

《阿尔伯特·卡埃罗》[葡萄牙] 费尔南多·佩索阿 著 闵雪飞 译

佩索阿被誉为“欧洲现代主义的核心人物”,在葡萄牙现代文学史上享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佩索阿生前以不同的异名(他的异名,不同于笔名或假名,都是完整的、区别于其“本我”的人,有自己的生平履历、社会关系,有自己名下的作品,而且这些作品有着极强烈的、符合其性格和观念的风格)进行写作,而阿尔伯特·卡埃罗是整个异名写作系统的核心与母体。《阿尔伯特·卡埃罗》所收作品即是佩索阿以这个异名写作的诗歌和散文。

“这是我自愿去译的一本书,完成后成就感还是很大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个过程也让我的生命有了真实感。”闵雪飞如是说道。该书出版后,在国内又掀起一股“佩索阿热”,作为从葡语直译的佩索阿作品,《阿尔伯特·卡埃罗》不仅让读者更全面、更近距离地了解卡埃罗的神韵,也让人们更加系统、全面地认识佩索阿。

如果说佩索阿的作品早已有不少汉译版,那么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作品的首译之功当属闵雪飞。

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是巴西当代经典作家之一,被誉为自卡夫卡之后最重要的犹太作家,也是拉美文坛真正独树一帜的作家之一。当时闵雪飞与出版社签约翻译的作品是《隐秘的幸福》和《家庭纽带》(即将出版),但在读完李斯佩克朵生前的最后一部作品《星辰时刻》后,她向出版社建议先推出此作品。“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的特点是后结构主义的写作,她的作品有大量意识流的描写,而《星辰时刻》是唯一一个有情节的作品,对于中国读者来说,接受度可能会更高一些。”事实证明,闵雪飞的判断没有错,《星辰时刻》出版后,引发了无数读者的共鸣。有读者说,它(《星辰时刻》)的字句如同利刃切割,把翻开书阅读的读者都变成旁观一场平庸闹剧的罪人。有了《星辰时刻》的铺垫,再去阅读李斯佩克朵的短篇小说,才能逐渐理解李斯佩克朵独特的写作风格。

《星辰时刻》[巴西] 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 著 闵雪飞 译

对于这些葡语文学作品的翻译,闵雪飞认为,其实就是对作品进行最彻底的精读,将其表层和潜层意思全部弄明白,并利用中文进行重建。

谈到未来的计划,闵雪飞表示,希望能有足够的时间到巴西和非洲葡语国家对当代的文学、文学家做一些研究,“文学翻译只是大家看到的一部分,我把葡语这些文学家都当成知识分子的一个群体来关注,如果时间充足,还是要对他们做一些详细的调查。”

(责编:燕勐、常红)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文章评论